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

欢迎光临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现在是: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党建视点

思想教育
当前位置:党群工作 > 思想教育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党史学习】第六章 巩固人民民主政权 第八节 恢复国民经济与各项建设的展开(下)

来源: 编辑: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发布时间:2021/9/21 10:34:40 点击率:2479
分享到

三、农业生产的恢复

绵竹解放时,十室九空,凋敝不堪。县委、县府积极恢复社会秩序,广泛组织力量,征粮储备,投放贷粮、贷款;发动互助互贷,进行生产自救;并依靠各级农民协会,采取一切措施,恢复生产,发展生产。兼以运粮支前,支援民族地区解放;开展“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清匪反霸减租退押和土地改革等运动,使农村生产力得到解放,推动了农业生产的发展。

头绪万端,运动不断,广大干部群众夙兴夜寐,始终遵循“生产是压倒一切的中心”,“一切开始于生产,立足于生产”的原则,促使农村经济从补充、恢复,走向发展;农民生活从饥寒走向温饱;社会风气日渐良好,生产环境空前安定。

1951年,绵竹县粮食总产达到22172万斤,1952年达到23571万斤,1953年达到25382万斤,分别比1949年增长2.6%、11.8%、20.3%。生猪1951年达到96789头,1952年达到117446头,1953年达到149502头,分别比1949年增长14.3%、37.3%、74.8%。

四、文教卫生事业的恢复

(一)文化事业的恢复

绵竹解放后,县委尚未把各种文艺活动系统地领导起来,结果本地文艺活动陷入自流状态。1950年春节后,绵阳地委发出指示,引起县委的高度重视,先后由县委宣传部召开了两次文艺工作者的座谈会,通过传达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要求艺术家们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方针,到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熟悉工农兵,转变立足点,为革命事业作出积极贡献,为新文化服务。

1.川剧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绵竹川剧艺人非常活跃,有多个川剧戏班,班主多为地方绅士或袍哥大爷。这些剧团除在城区演出外,主要是下乡赶庙会演出,偶尔也出县演出,俗称“跑码头”或“跑滩”。1950年春节前夕,绵竹川剧艺人成立了“聚乐剧团”。剧团成立后,县人民政府将“新声戏园”拨交使用。1950年“五一”节前后一段时间,又有外县川剧艺人苏鸣清、彭新禄等40多人来绵竹参加了聚乐剧团,此时,全团共有110人。1951年1月更名为“绵竹县群众剧团”。经过县委宣传部审查,将川剧团的200余个剧本删减为40余本。又排演了新剧《三打祝家庄》《血泪仇》《九件衣》《逼上梁山》《黄泥岗》《夫妻识字》《高俅》等,另外排演了“认购公债、军民一家亲”秧歌剧、农作舞、街头剧、花鼓词等,先后在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农代会和纪念节日演出。

1952年夏,县委宣传部部长冯海如亲自安排,将聚乐剧团和客寓在绵竹的什邡群力剧团进行整顿,宣传部分别派出丁绍先、陈信长驻群力剧团,黄宗厚和张悬云驻聚乐剧团开展工作。川剧团参加了党领导的民主改革运动,经受了阶级斗争的教育和锻炼,剧团成员的社会主义觉悟不断提高,演出活动认真贯彻“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在继承传统,探索改革的道路上取得了一定成就。川剧团创作和移植了37个剧本,如《在悬崖边》《一网打尽》《蔡文姬》《祭包公》《白牡丹》《杨闇公》《日照红渠》等,紧密配合党的中心工作,以文艺为武器,发挥了宣传政策、教育人民、团结人民的作用。在川剧音乐的改良上,川剧团也做了有益的尝试和创新。1953年在绵阳专区汇演时,川剧团使用连奏锣鼓,得到业界肯定,并为兄弟剧团推广使用,称为“绵竹路子”。后又借用现代音乐成功地为高腔进行了“普腔”,并整理出许多支高腔曲牌、锣鼓曲牌和唢呐曲牌。为了推动群众性文化活动的开展,1956年文化馆组织成立了“绵竹县川剧研究会”,会员发展到500余人,遍遍及城乡各地。

2.农村文艺辅导

1953年初,经过一系列的社会改造运动之后,广大农民在政治、经济上得到了彻底的解放,追求文艺生活,迫切要求学习文化,掌握文艺规律,当文艺创作的主人。县委宣传部根据农村文化需求,组织文化干部结合自身情况,分片定点开展农村文艺辅导工作。按照县城东西南北方向,决定在五福、孝德、九龙、遵道四个乡,开展培训农村文化积极分子工作。根据县文化馆安排,黄宗厚于1953年秋携带行李及大飞歌收音机、解放甲式幻灯机,图书、图片、文艺演唱资料等到九龙乡的双石桥、魏家庵,遵道的秦家坎、马跪寺、饱水庵一带开展工作。他白天根据党支部安排,配合中心工作,调查农村文化现状,群众文化要求。经过汇报分析,文化馆研究决定,集中晚上开展文化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黄宗厚等人为九龙乡业余剧团培训了几十名业余演员和一支业余乐队。

3.突击剧社

绵竹解放后,城区教育界一批文艺青年在党的关怀下,成立了“突击剧社”,演出话剧。他们怀着对新社会的热爱,克服排演中的一切困难,在半年的时间内,向绵竹人民推出了《白毛女》《赤叶河》《刘胡兰》《林冲夜奔》四部大型话剧,鼓舞了人民群众的革命斗志。突击剧社在节目演出排练和必备物资条件方面存在种种困难,乐器多为自带,往往是六七个人使用几把小提琴、二胡、三弦之类。他们既要教会演员唱歌,又要训练乐队伴奏。剧团的服装道具,全靠演员四面八方去借。剧团的日常经费,主要靠门票收入维持,还有为大会演出的适当补贴,供添置零星用品,补充少量乐器、化妆品之类。演职员都是义工,没有演出补贴。因为剧团成员都是在校师生,教学任务繁重,剧团没有坚持下来。这些青年教师在教学之余仍然保持着对文艺的兴趣,热心学校课外的演出活动。几乎每个学期,他们都要在学校举行文艺晚会,参加演出话剧的师生很多。

4.县文联  

县内其余木偶、话剧、被单戏、京剧、文学、书画等艺术门类均较活跃。1952年6月,绵竹县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简称县文联)成立,由冯海如任文联常委主任,徐鸣刚、章璞任副主任,文联有会员365人。

(二)教育事业的恢复

1950年,绵竹县人民政府设文教科,主管全县文化、教育、体育工作。配备有科长1人,科员4人。同年6月,按行政区,每区设文教助理员1人,协助管理各区文教工作。县人民政府留用了全部中小学教师,同时从各地师范学校招收毕业生充实教师队伍。民国时期,教师的经济待遇不高。除月薪外,没有补助、津贴,加之物价飞涨,教师只能勉强维持一家生活。从1950年开始,教师作为国家干部的一部分,从根本上消除了失业的危险,一年12个月,按月领取工资。是年平均每个教师每月领大米200斤。1953年改为工资分,平均每人每月125分,折合人民币27.5元。

1950年,绵竹县教育经费与文化经费分开,并纳入县财政预算。1950年至1952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教育经费支出人民币18.02万元,占这一时期全县支出合计0.68%。教育经费70%用于支付教职员工资,其余做设备采购金和校舍改造维修。1950年后,绵竹各中小学都添置、更新了课桌凳、图书、仪器、体育器材及实验药品和器具。1950年全县中小学及幼儿园的校舍总面积为1.67万平方米。

解放初,县人民政府对全县各学校进行整顿,合班、并:笥懈呒缎⊙1所,完全小学8所,初级小学153所,在校学生9410人,教职工419人。1950年后,县内各级学校将政治思想教育列为学校工作的重要内容,采取的形式也多种多样,一是教师结合教材在课堂上对学生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二是利用校内朝会、周会、班会、校会、团队活动等形式对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三是教师进行学生家访,召开学生家长会,组织学生参加社会活动,邀请英雄模范人物作报告,聘请校外辅导员等。

中小学教育   1950年2月,在县委、县府领导下成立了教师联谊会,进行全县中小学教师登记审查,经审查合格的小学教师300余人集中在县幼儿园,从3月10日起举办为期10天的座谈会,会中学习了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论联合政府》和《共同纲领》等文献,学习方式是大会报告与小组讨论相结合。县委书记薛青、县长张承武和绵竹县教育界知名人士章璞分别作了专题报告。通过学习使小学教师初步地了解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政策和内容,开始树立教育为人民服务,为工农群众服务的观点。这对于绵竹县建国初期小学教育的恢复和发展,奠定了一定的思想基础。座谈会结束时,文教科组织部分教师召开人事任用鉴定会。代表由教师民主选举产生,鉴定内容主要是每个教师在解放前的政治面貌和业务能力。结果除了极少数的教师有严重问题而没有任用外,绝大部分教师都安排了工作。

1950年2月,绵竹县城乡小学开学时,由于国民党散兵游勇、土匪恶霸四处骚扰,群众过去受反动宣传的蛊惑,对党和人民政府的政策不了解,因此入学学生寥寥无几。少数地主、富农和经济条件好的家庭,都聘请教师开办私塾教育子弟。针对这种情况,县委、县府指示农村教师把主要工作放在宣传群众上。逢场组织宣传队上街宣传,冷场则深入到农民家中宣传。主要宣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约法八章》,翻身解放的好处和未来的美好生活。3月,县政府明令取缔私塾,要求适龄学生都到正规学校就读。随着农民思想觉悟的逐步提高,上学的学生逐渐多起来。但是由于征粮工作的需要,大批教师被调出学校参加征粮工作。征粮工作结束后,紧接着又是“四大运动”。随意抽调教师的现象越来越严重,甚至发展到粮站调教师收粮,供销社调教师推销商品,银行调教师当营业员,新华书店调教师推销书籍。个别地方还出现过打骂侮辱教师,随意停教师的职等严重违法乱纪现象,弄得大多数教师不能安心在学校工作,少数学校被迫关门。大多数学校则只有两三个教师守着几十个学生,难以开展正规教学。

1951年春,“四大运动”基本结束。县委、县政府立即采取措施结束学校混乱现象:一是学校教师应以教学为主。适当的利用课余时间搞宣传活动和参加社会活动是必要的,但以不妨碍教学工作为原则。二是教师平时利用课余时间搞宣传工作,内容以镇压反革命和抗美援朝为主。三是针对随意抽调教师和侮辱教师的个别干部,给予严厉的批评教育和处分。四是适当抽调少数教师离职参加土改,必须经过教育行政部门的同意。有令必行,有法必依,使得来自学校外部的混乱现象,很快就得到纠正。学校学生多起来了,离校参加中心工作的教师也陆续返校。学校中有了教师,有了学生,这就使学校教育走上正轨。

为了吸收临近县市学校的办学经验,县文教科在请示县委、县政府同意后,组织部分学校领导姜敬沉、李群、谭骥、谢玉林、刘纪清(女)、张天林(女)和李远惠到成都、什邡、广汉、新都、德阳等地学习取经。观摩组从绵竹至成都,都是背上铺盖卷步行。所到之处,在地板上打地铺睡觉,一切费用自理。但一个多月的时间,大家从无怨言。学习归来,大家学到不少教育教学经验。一是学校应以教学为中心;二是规模较大的小学,都设有高中低三部部主任,协助校长、教导主任领导班主任工作;三是建立各种必要的制度,譬如学习制度、备课制度、领导听课和教师间相互观摩制度、计划总结制度、定期举行校务会议、教研会议和班主任联席会议等制度;四是采用苏联的课堂教学方法,废除填鸭式教学法;五是废除体罚,坚持正面教育和说服教育;六是小学要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时事教育。

这些经验向县委县府作了汇报后,县上认为这些经验是宝贵的,也是可行的。暑假小学教师学习会上,又系统地向与会教师作了传达。下期开学时,土改已基本结束,教师全部回校工作。上学的学生成倍增加,各乡都建立起比较完备的完小。县上决定将原县立高级小学(今大西街小学)改为县立第一小学,原县立初级小学(后来的瑞祥街小学)改为县立第二小学。确定这两所学校为试点,全面推行这些经验,并逐步在全县城乡小学推广。至此,全县城乡各完小都基本上建立起正常的教学秩序。

1951年8月5日至18日,县政府文教科组织全县小学教师总数的2/3约300人,参加小学教师座谈会。集中学习了“怎样做一个人民教师”“什么是爱国主义”和“为什么要爱祖国”,同时又学习了《关于处理反革命的报告》《为实现全国土地改革而斗争》《社会发展简史》等,通过讲座和讨论相结合,教师们的政治思想水平和业务能力均有一定程度的提高。

1952年2月,县府文教科王荣德领导全县小学教师三百余人集中到大西街小学进行一个月的“三反”“五反”学习。学习开始时,由县委书记薛青作动员报告。会议还设置了“特别组”,对有贪污嫌疑的同志令其交待,最后查证清楚,对检举和事实不符的免于追究。通过这次运动,使教师对贪污腐化思想有了一定警惕。

1952年暑假,根据西南团工委《关于小学教师思想改造与建立小学教师联合会》的指示精神,县府文教科组织全县教师集中在大西街小学进行为期45天的学习。这是绵竹县第一次以学习会的形式对小学教师进行思想改造。

青年学园  1950年1月底,县委书记薛青见各中学停课很久,为尽快发动中学生投身到大革命洪流中来,给将要开展的宣传群众、教育群众运动和“四大运动”做准备,根据成都各地的经验,指派当时在绵竹教育界任教的“川大”地下党领导的外围组织“民主青年协会”(简称民协),利用寒假期间在简师校内举办“青年学园”。青年学园在县委领导下,由向礽国、胡乐炳两人主持工作,对青年学生进行党的基本理论知识和革命人生观教育。

刚从旧学制过渡来的初高中生多系剥削阶级家庭出身,又长期受到反共思想的教育,他们对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和中国革命等重大问题,都缺乏相应的认识和理解。因此,对他们进行新思想、新制度的教育极其重要。县委组织专人通过师生上门串联,召集来自县中、女中和个别县外回乡的学生约60余人,组成一个学习大班,进行学习教育。上午安排老师辅导学习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和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下午教唱革命歌曲,跳秧歌舞。师生同学习、同活动,打破常规、互教互学,搞得生动活泼、有声有色。为了充实学习内容,还筹集了私人藏书如《论群众路线》、艾思奇的《大众哲学》、列昂节夫的《政治经济学》和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书籍供课外阅读,同时还请来张容光、吉华铨两位老师辅导学习,“正风音乐会”的同志教唱革命歌曲。通过近20天的学习,教师与学生的思想解放了,阶级觉悟提高了,愿意投身于人民解放事业的信心和热情提高了。1950年2月20日,这批参加过“青年学园”的学生纷纷向团县委请求,投身到革命洪流中去学习锻炼考验自己。

(三)卫生事业的恢复

国民党统治时期,绵竹县政府没有专门的卫生行政管理机构,监督清扫街道的职能,由警察局行使,直到1944年才成立了县卫生院,因经费来源没有保障,规:苄。璞讣蚵。1949年底,该院共有员工9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7人,病床10张;医疗设备仅有一台显微镜和一般器材。拱星、孝德、遵道三个乡卫生所成立于1947-1948年,隶属于县卫生院领导,每所三人,开设门诊,做一般简易治疗。另有英国教会办仁泽医院一所,于1928年建成。虽然历史较长,设备超过县卫生院水平,但因为收费高昂,穷人根本无力进院治疗,业务发展缓慢。1949年底,该院共有员工20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6人,病床40张。据统计,1949年底,全县共有专业卫生工作人员581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562人(县卫生院7人,卫生所6人,仁泽医院6人,个体开业中西医543人),平均每千人口2.03人(人口286163);病床50张(卫生院10张;仁泽医院40张),平均每千人口0.175张。由于人民生活贫苦,医疗卫生条件差,广大群众得不到起码的医疗保障,导致霍乱、麻疹、疟疾、血吸虫病和其他传染。谌毓惴毫餍,成千上万的贫苦人民被夺去了生命。

据县志记载,霍乱每隔三四年大流行一次,1932年仅五福乡一个月之中死于霍乱患者达到400余人,使城乡人民十分惶恐;麻疹通常两三年大流行一次,据不完全统计,1939年全县死于麻疹患者达1000余人;血吸虫病更为猖獗,民国时期发病率高达27%,患此病者影响生长发育,丧失劳动力,致使家庭不睦,往往以家破人亡告终,重疫区贫病交加,村舍荒凉可怖,严重威胁人民的生命,影响农业生产。1949年人口死亡率为25‰,婴儿死亡率为200‰,平均寿命仅为35岁。

县医院  1951年初,绵阳专署卫生科长王豪带领3名干部,与绵竹县军事代表余永平等8人,组成医院接管小组。4月12日,将原县卫生院合并于仁泽医院,仍命名为“绵竹县卫生院”。上级派遣赵丙贵担任新的卫生院院长,留用原仁泽医院罗既张任副院长。1953年4月更名为“绵阳地区第二人民医院”,9月根据省卫生厅文件改名为“绵竹县人民医院”。建院初期共有员工27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12人,开放病床40张;其技术水平,外科仅能开展阑尾、疝气等下腹部手术,内科仅能治疗一般疾病。

绵竹中医较多,1950年社会医药人员普遍登记,全县有中医779人。1950-1955年这段时间,县委县府鼓励私人开业的医生,继续带徒传艺或独门家传;同时组织医生进入集体医疗机构,既可带徒参加,徒弟也可选师挂钩学习。几年间培养出骨干新生力量25名。对于西医,县委县府也很重视,医疗单位注意医护人员业务的培养提高。一是由国家统一分配的大中专学校毕业生;二是由县办的卫生学校培训基层医护人员和新招收的学员。

1951年,土地改革运动开始,各乡进行土改时,都组织有卫生工作队,随土改工作队同时开展工作。1952年间,在卫生工作队的帮助下,建立了土门区卫生所、汉旺区卫生所、富新区卫生所和清道区卫生所,属于全民所有制医疗机构,担负区内卫生行政、医疗保健、卫生防疫等工作。乡卫生院是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医疗卫生单位,是三级医疗预防网的组成部分,担负着乡村防病、治病、妇幼保健、卫生宣传和对乡村医生进行指导的任务。乡卫生院由县卫生局和乡政府双重领导。乡卫生院是在“会诊所”“联合诊所”的基础上建立的。1951年土地改革运动中,在卫生工作队的帮助下,有12个乡的医务人员自愿申请、自筹资金、自带药品及器械,办起“会诊所”。1953年3月“会诊所”改为“联合诊所”,其他没有建立会诊所的11个乡,也建立了联合诊所,每所由4~13人组成。

卫生防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县委县府根据“预防为主”的方针,将卫生防病工作作为施政的中心任务之一。1950年成立了群众性的“卫生防疫委员会”,由县卫生院和公安局负责领导。首先从城关镇入手,聘请了城关有名望的开业医生,分别担任东西南北中五个地区的“防疫委员”,负责组织本地区个体开业医务人员开展预防接种、卫生宣传、发动群众大搞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使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不卫生的习惯有所改变。同时由县卫生院负责,组建了各乡“卫生防疫队”,分片集中培训了一批防疫人员。同年,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免费接种牛疫苗,接种对象为1-60岁,共接种214120人,接种率达90%以上。

1951年6月,县府正式成立了卫生科,主管全县卫生工作。在土改中,卫生部门组派工作队,配合中心任务开展卫生工作,对群众普遍进行了破除迷信和卫生防病知识的宣传教育;组建了基层卫生组织联合诊所和卫生工作者协会;培训了农村卫生员、接生员,推广新法接生,促进了农村卫生工作的发展。1952年7月20日,根据卫生部《县卫生院暂行组织通则》的规定,县医院内设立了“防疫组”,由三人组成,负责全县的卫生防疫工作。乡级卫生院均建立了卫生防疫组织,设有专职的卫生防疫人员,从而在全县形成了一个有相当规模的卫生防疫网,对于落实各项卫生防疫工作,发挥着重要作用。

妇幼保健  1953年6月1日,由县人民政府批准,正式成立了“绵竹县妇幼保健站”,各乡成立接生站,村都有接生员,形成三级妇幼卫生网。当时,县妇幼保健站共有妇幼卫生专业人员5人,开放病床8张,婴儿床6张。主要业务是:推广新法接生;开展住院接产;门诊妇科常见病的防治以及培训接生员。土改卫生工作队在推行新法接生同时,也开展妇女保健工作,对妇女在“四期”(月经期、孕期、产褥期和哺乳期)中采取保健措施,查病治病。儿童保健工作随妇女工作展开,在推广普及新法接生的同时,开展预防接种。1951年,全县普种牛痘,普种率达90.6%。

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  1952年1月19日成立了“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负责群众性清洁卫生运动的组织领导工作,由12名委员组成。县属七个区成立了分会,22个乡(镇)和两所中学成立了支会。1953年,更名为“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1956年,与县委除害灭病领导小组办公室合署办公。

在县委县府和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的领导下,全县范围内掀起了“除四害(老鼠、麻雀、苍蝇、蚊子),讲卫生,移风易俗,改造国家”的爱国卫生运动。采取领导带头,层层发动,城乡结合,全民动员的措施,并组织了一支以医务人员为主的宣传队伍,深入城乡基层开展声讨细菌战、消灭“四害”、讲究卫生、减少疾病的宣传活动,激发了人民群众的爱国主义热情,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截至1952年底,全县城乡清除垃圾400多万斤,厕所蹲位加盖576个,设垃圾桶50个,接运污泥5万多斤,疏通城壕212丈,疏通阴阳沟1万余丈,水井加盖130个,农村清洁户达70%以上,进一步改变了城乡卫生面貌。随着群众性卫生运动的开展,传染病显著下降,阻止了霍乱的流行,天花于1954年1月以后绝迹。1954年后,大力开展积肥为中心的卫生运动。



分享到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海洋之神8590a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