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

欢迎光临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现在是:2021年12月07日 星期二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党建视点

思想教育
当前位置:党群工作 > 思想教育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党史学习】第六章 巩固人民民主政权 第二节 大规模的平叛和剿匪斗争

来源: 编辑: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发布时间:2021/8/10 15:06:45 点击率:3684
分享到

第二节 大规模的平叛和剿匪斗争

1950年2月,正当人民解放军集中力量,全面开展接管城市,改造起义部队,征粮和建政之际,潜藏四川各地的匪特,不甘心失败,聚集大股反动武装进行公开暴乱。2月,中共绵阳地委颁布《关于剿匪工作指示》,其中指出匪特活动猖獗,对新生人民政权:,对此应该有正确的认识,必须了解这是军事胜利后阶级斗争另一种形式的表现,其实质是革命与反革命的斗争。一切工作应把剿匪当做相当长时期的中心工作,这是艰巨的任务,根据各地经验,这是斗争必经的过程。另一方面也不能惊慌失措,必须保持镇静,只要集中全力并依靠广大群众去进行这一工作,匪特是可以全部肃清的。

对于如何剿匪,中共绵阳地委要求:一是大力开展政治攻势。利用各种形式,召开各种会议进行广泛的宣传,要讲党的政策(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及时揭破谣言,解除群众顾虑,号召大家起来配合人民政府剿灭土匪;召开乡保长会议,让其维持地方治安,定期报告匪情,保护工作人员安全,如工作不力或继续作恶,按情节轻重给予适当处分;利用各种关系给匪特写信劝其早日自新,否则坚决镇压。二是有重点的军事清剿,军事上不能分兵把口,打击对象不能太乱。三是分区在地委领导下由司令部、政治部统一负责,县级可在指挥部下成立治安委员会,各县县委书记及副指挥可为该会的主要负责人,县长可负责征粮工作,并吸收公安部门、驻军代表及社会人士参加。

解放初,绵竹境内匪特与境外叛军遥相呼应,勾结地主、恶霸、惯匪和旧乡保武装,搜罗国民党散兵,煽动起义部队叛变,散播谣言,制造混乱,组织暴动。绵竹县在中共绵阳地委、绵阳军分区的统一部署下,开展了长达三年的剿匪斗争,至1953年,全境基本净化。

一、清理匪患

(一)歼灭赵洪文国匪部

1949年12月2日,东北地区的反共头目赵洪文国(女)率“冀热辽边区第二路绥靖总指挥部”60余人由重庆窜到成都,其任“总指挥部”总参议,其子赵连仲(24岁)任总指挥。迫于人民解放军对成都形成的强大攻势,遂转入什邡、绵竹、安县、茂县、灌县(今都江堰市)、彭县(今彭州市)、崇庆(今崇州市)等7县的局部地区组织叛乱。沿途收编国民党溃军、散兵游勇、起义部队叛军、地方惯匪武装,组成19个团,2个突击大队,1个警卫营,在册人数1441人,实际人数达数千人。同时,将“冀热辽边区第二路绥靖总指挥部”改为“中国国民反共救国军”,赵洪文国自任总指挥,赵连仲改称总司令。

1950年1月12日,赵洪文国带领匪队由什邡红白场经湔沟、茂县清平乡境,进入绵竹岐山庙、卸军门、元宝山、瓦窑包、天井沟等地,把守各处路口。同时与当地土匪孟学庸、孟万益、陈镜如等勾结,利用地方势力,组成4个团,封孟学庸等人为团长,陈镜如为总部高参,并企图向茂县方向发展。当得知解放军即将进攻的情报后,即在汉旺卸军门占领制高点,部署兵力。卸军门正口置1个营,左前山的毛茨沟置1个连,高桥一带的长房沟、干水沟置1个连,当地土匪团长孟学庸、肖光勤、陈光品等率领匪团分守茅草坡等地,赵匪的总部设在王赞成家,营部设在卸军门酒厂。

赵匪所到之处,到处散发、张贴污蔑人民政权的反动标语。这股土匪在叛乱期间,杀害解放军小分队人员、下乡征粮干部和不愿从匪、支持人民政府或给解放军通风报信的群众共计300多人,烧毁民房不下500间,其中仅在什邡红白一次放火烧毁民房200多间。土匪结股后,除通过旧保甲政权征收、摊派粮食、猪牛羊等主副食品外,还在农户家抢夺粮食400担,耕牛150余头,家禽不计其数。他们每到一地,大肆抢掠,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社会秩序。

根据上级安排,绵竹县委书记薛青、县长张承武带领县警卫营,配合川西军区组织的以茂县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门国梁为前线指挥的“茂(县)温(江)绵(阳)三分区结合部剿匪指挥所”,专门负责对赵洪文国股匪活动区进行清剿。门国梁按照川西军区的命令,展开“驻剿”,实行划片包干。2月1日,独一师某团到达绵竹卸军门以西的梅子沟,俘敌5人。由正面汉旺场向卸军门攻击的554团某营在卸军门击溃赵部,毙敌2人。经起义部队364团追击后,赵部一股向石门洞、卸军门山区逃窜;另一股窜回茂县大坝地区(今清平镇驻地)。经过第一次合围后,赵洪文国总部又窜回什邡红白场地区活动,人民解放军第62军独立一师某团,在茂县军分区535团和起义部队364团的配合下,采取四面包围战术,将众匪围困在红白场地区。战斗打响后,独一师某团一营担任中心突破,勇猛冲杀,捣毁了匪部指挥中心,各参战部队从四面冲杀,迅速全歼匪部,计毙伤匪徒1000余人,俘敌3000余名,赵洪文国母子漏网。

战斗结束后,各部队在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帮助下,进行驻地清剿。2月26日,起义部队16兵团第122师第364团一连连长何建基率部在红白场清查户口时,发现赵洪文国藏匿在农民余华富家中,遂将其擒获押回团部,后奉命押解至川西军区。3月5日,赵连仲之妻邓外桃在红岩子落网。中旬,赵连仲在灌县金马乡落网。4月10日,赵洪文国在什邡县红白庙场被公审后依法处决。到7月底,赵洪文国叛匪:Φ胤狡甙烁鲈潞,被人民政权彻底消灭。

(二)清剿散匪

1950年12月25日,绵阳军分区召开清匪工作会议,部署全区清匪工作。会议决定由绵阳军分区直属队、534团、161团,各县、区警卫营(队),抽调得力干部、战士组成清匪工作队,重点驻剿;组织远征捕捉队,每队15-20人,追捕外逃土匪。根据上级指示,绵竹县在1951年初,由剿灭股匪转入清剿散匪,在中共绵竹县委的领导下,迅速成立县、区、乡三级清匪委员会,县清匪委员会由9人组成,乡清匪委员会由7人组成,领导指挥全县清匪斗争。

遵照“军事打击、政治瓦解、发动群众”相结合的剿匪方针,针对土匪、特务活动的特点,主要采取三种方法,即发动群众,广泛宣传“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清匪政策,组织群众设立岗哨,搜山查洞,使匪无藏身之地,通过“以匪供匪、以线追线”的办法,积极调查漏网匪特线索,为远征追捕队提供追捕目标;成立武装工作队(简称武工队),从人民解放军534团,县警卫营抽调干部、战士162人(534团80人,警卫营82人),组成7个武工队,每队20-30人,分赴7个区,发动群众,宣传政策,组织农民武装自卫队,实行边界联防。全县农民武装自卫队分别与德阳孝泉,什邡新市(后部分划归绵竹,今新市镇)、李家碾(今什邡洛水镇)、红白。厍迤剑1951年10月划归绵竹),罗江略坪等6处建立边界联防,防止匪特外逃。成立追捕队,2月17日,全县成立追捕队10个,共56人。其中远程追捕队3个,每队7人,负责远距离追捕;近距离追捕队7个,每队5人,负责追捕逃往邻县的土匪。追捕队成立后积极开展远程追捕,至3月底,共捕获大小匪首9人,其中师级1人、营级2人、连级6人。东北乡捕获反共救国军别动队大队长刘膺平,绵远乡捕获少将游击司令陈光廷、惯匪头子周其林,拱星乡捕获模范中队长卿玉楷,遵道乡捕获反共救国军营长李用之、李友之,六区武工队破获反动组织“急进会”,捕获头目王锡一。五福乡自卫队员冯子国、:慊巴夭痘穹耸茁藜。

在清匪过程中,绵竹警卫营发挥了重要作用。从1952年秋起,警卫营在统一指挥下,开展扫荡山区反革命分子的斗争。先后清缴盘踞在汉旺山区的土匪马正发、反革命分子张平和惯匪肖光勤部。绵竹解放后,肖光勤率部窜进绵竹、茂县、安县一带山区,继续作恶,后与从安县流窜过来的国民党军残部相结合共约70多人。为了彻底消灭这股顽匪,人民解放军178师534团派2个连和1个侦察班,县警卫营驻汉旺的一连全部参战,共计约六百多人,由534团参谋长任大成统一指挥。10月初,经侦查掌握匪情后,剿匪大军发起全面攻击,匪首肖光勤当场毙命,同时还击毙十余名残匪,生擒20余人。

1950年军事打击后,全县在逃和未到案土匪尚有1025人(实际大于此数),经过1951年3月的清剿追捕,全县捕获大小匪首570人(师级1人、团级2人、营级23人,中队长、分队长544人),自首匪众1600余人。缴获机枪1挺、步枪622支、手枪20支、明火枪1053支、各种子弹3.26万发、炮弹145发、手榴弹313枚、大刀1109把。绵竹县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大会上,全面总结了剿匪工作,表彰剿匪模范。全县表彰模范乡14个,模范个人69名,其中一等模范14名、二等模范23名、三等模范32名。至此,全县大规模剿匪斗争基本结束。

二、平定叛乱  

1950年1月10日,西南局和西南军区发出《关于处理与改造起义投诚部队的指示》,开始对国民党旧军队的彻底改造。要求对地方团队和游杂武装,就地整编;对起义、投诚部队实行指定地点进行集训,在教育改造的基础上分别情况进行整编,使之各得其所,不游散四方。绵竹和平解放后,起义部队122师没有按照常规进行整编,还保留着原有部队建制,后患无穷。同时,社会上长期渗透的各种敌特分子,流窜于山区的土匪,旧政权的保甲人员,并不甘心失败,各种反动势力蠢蠢欲动,想要破坏新生的人民政权。

(一)粉碎起义部队122师叛变阴谋

国民党第122师,属第16兵团41军建制,1949年12月20日,由川东退至绵竹,25日在绵竹宣布起义。由于少数顽固分子不甘心失败,起义后又两次密谋叛变。122师有一个特务团,师参谋长是个特务头子,他与杂牌国民党军密谋策划,准备于1949年腊月三十叛乱。122师师长熊顺义,已经将其副师长计划安排成绵竹县县长。他们密谋在腊月三十日夜把来绵竹接管政权的16个军代表一起杀害以后,就将部队拉上绵竹西山和赵洪文国残部勾结,同新政权负隅顽抗。

临近的安县、什邡起义部队这个时期都出现了叛乱,而绵竹却安然无恙。这不是国民党部队不想叛乱,而是军代表们非常注重贯彻党的统一战线策略。县委书记薛青、县长张承武首先就把绵竹地方武装首领(安什罗绵茂山防总队长)夏骑风的工作做得很好,使其倾向于新政权,因而避免了不必要的伤亡。1950年2月16日,驻绵竹县122师所属两个团(分别驻守在诸葛庙和县城北外棬子树处),受起义部队16兵团少将高参周竟吾和参谋长李循道两人来绵竹检查工作时蛊惑,阴谋叛乱。这两个团在灌耳河、诸葛庙后面高地、邬家夹道等处挖战壕时,被夏骑风察觉。夏骑风当即向张承武报告,使张承武等早有准备,致使腊月三十晚的叛乱没有得逞。

然而,该师少数顽固分子仍不死心,再次密谋在1951年2月19日(正月初三)叛乱。2月18日,夏骑风再次向张承武县长报告此情,张承武立即秘密向川西区军管会阎秀峰主任报告。2月19日晚八九点钟,川西军区出动一个团的兵力,乘84辆军车赶至绵竹,绕城巡逻,严阵以待。解放军大军压境震慑了敌人,使得谋划叛乱的骨干分子不敢轻举妄动,第二次粉碎了122师少数顽固分子的叛乱阴谋。稍后,解放军将122师这个特务团同该参谋长押解新都集训。春夏时分,川西军区将起义的122师调离绵竹去济南整编,该部的重武器例如重机枪、迫击炮、炮弹和雷管等都由县民政科接收,这样就为绵竹地方解除了后患。

(二)平息302师叛变

302师隶属国民党第16兵团第47军,1949年10月在四川万县组建,同年12月22日随16兵团在安县起义,辖904、906两个团,驻安县,师部驻安县桑枣园观音阁,共有官兵3000余人。

1950年3月12日,国民党302师参谋长贾绍谊、参谋主任刘競生等人,利用大多数官兵对调离四川家乡的不满情绪,在安县桑枣园发动官兵2000余人武装叛变,杀害人民解放军孙露平、陈文高等16人。该部叛变后,部分受胁迫者发现上当受骗,即陆续逃回1000余人。其余叛军自安县经沸水、雎水窜至什邡、绵竹山区踞山为匪。302师叛变后,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急令人民解放军第62军184师554团进至什邡、绵竹地区,绵阳军分区534团进至安县,分两路进剿叛军。

3月14日,554团进驻绵竹遵道。⑾蛎嘀褚晕鞯厍沙稣觳旆侄蛹嗍拥星,此时叛军大部集结汉旺卸军门。15日,该团七连进至汉旺,并继续前进,占领卸军门右翼山顶,向叛军包围压缩。四连绕白云山,直抵梅子沟(今天池乡梅子沟村),断其退路。四连、七连立即发起追击,叛军后被两个连击溃。此时,六连由大坝(今清平乡。┙龄展嫡剂煜找,将叛军退路切断。17日,团直属分队和五连前移至什邡红白场。三连、五连由红白场取捷径登八卦山,以1个排控制该地,其余迅速占领四坪、二坪,截击逃敌,五连占领要地横梁子,将叛军全部包围在张家山、大小木瓜坪地区(今属什邡市红白镇)。19日上午,五连向横梁子、张家山叛军发动攻击,迅速歼其1个连后,立即协同九连插入木瓜坪,叛军两个连投降,后继续扩大战果,直抵大湾、刺竹坪,全歼叛军直属队。至23日,战斗全部结束,生俘叛军参谋主任刘競生及团长彭宇之下共1740余人,缴获马、步枪600余支,轻、重机枪40余挺。

302师罗副师长和参谋长贾绍谊畏罪化妆潜逃,绵阳军分区、绵阳专区立即给各县发出通缉令(附照片和特征),文到绵竹军管会主任兼县长张承武处,他立刻当面要求县公安局南外派出所所长徐绍周在交通要道、车站,按通缉令所述照片特征限期将潜逃人员缉拿归案法办。徐绍周接到命令后,立即派遣得力干警张朝宗、张金诚二人四处缉拿,后于3月28日将罗、贾二人擒获,经川西军区批准后在什邡执行枪决。

三、支援前线

1949年冬,川康云贵诸省得到解放后,立即建立人民政权。在川西地区,被人民解放军击溃的国民党72军114师傅秉勋等残匪,逃窜到茂汶地区的黑水、卓克基(今属马尔康县)、芦花(今黑水县城)一带负隅顽抗。他们与当地少数民族头人、喇嘛及国民党潜伏特务分子相勾结,企图以山区为基地,伺机反抗,阻止对西藏的解放。他们掠夺、抢劫、残害群众,为了消灭这股残匪,彻底解放该地区,人民解放军奉命派遣部队进军该地消灭敌人。为了保证军需供给,川西军区于1951年成立了东线、西线两个支前指挥部,其主要任务是为进军部队运送粮食及一切军用物资至茂县专区理县杂谷脑(今理县县城)。绵竹、安县、平武、德阳等县的支前任务,受西线指挥部领导。绵竹与茂县邻近,西线支前指挥部机关驻绵竹(今人民公园儿童乐园处)。此时,川西地区减租、退押、清匪、反霸基本完成,正着手搞土地改革,抗美援朝运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广大人民群众革命觉悟空前高涨,积极响应人民政府支前运粮的号召,踊跃报名,参加支前民工队伍。

由于该地尚无公路,车辆不能通行,部队给养和其他物资,全靠人力肩挑背驮。广大人民群众,经过政府动员都纷纷报名志愿参加支前运输。1951年6月,在中共绵竹县委、县人民政府领导下,成立了绵竹县支前民工支队,县长赵发达任支队长,全县7个区的21个乡总计参加支前的民工达到9503人次。以区编为大队,乡编中队,大队长、中队长、会计分别以区乡领导人、工作人员及县级机关的干部担任,并从乡联合诊所等医疗机构抽调医生,编入队列,随队医治伤病员,每个中队有医生1-2名。县粮食局、民政科、财政科等部门分工协同办理粮食调拨、经费核发、组织动员、过往接待等工作,粮食局局长杨连奎、财政科科长郭维彬、民政科科长刘津海等人,都承担了支前的重要责任。为了顺利完成这一任务,每个民工每月由政府补助生活费,大米7市斤,以运粮物一次往返旅程20天计算,并动员当地干部、群众帮助支前民工家属解决生产、生活问题,解决支前民工的后顾之忧。

指挥部在运输路线上布点设置医疗站。绵竹县警卫营在这场民工支前运动中奉命担负起沿途警戒、掩护、保卫民工安全支前的任务,从茂县的高川(今属安州区)到乾沟数十里的山坡上,警卫一连在指导员张振江的率领下,布设警戒点20几处,一个后勤点要负责几个警戒点的后勤保障。

这次支前运粮工作,从1951年6月27日开始,到11月15日结束,历时5个多月,共运送粮食27.2746万斤,各种军用物资如皮大衣、胶鞋、菜油、辣椒、银元等29.6795万斤。短途运送给沿线警卫部队的不在其数。民工还要背挑自身沿途往返的口粮及食宿用品60斤左右,随行带队干部也不例外。

这次支前运输路线,旧称绵茂驿道,由绵竹县城出发,到拱星经安州区雎水关、茂县太平乡(今属安州区),翻越海拔两千多米的观音梁子,过茂县土门乡、茂县县城凤仪镇、理县威州镇(今为汶川县城)、理县薛城(1951年为理县驻地),到理县杂谷脑镇处交付。全程六七百里,往返则为一千三百多里,所经之地几乎全是高山峻岭,道路崎岖狭窄。绵竹县民工绝大多数来自平坝地区,肩挑120多斤的东西(任务60斤,自带的口粮、炊具、卧具约60斤),长途跋涉,十分艰苦。每日两餐或三餐都是沿途挖坑为灶,自煮自食。无论干部或民工,都是自带小锅,就地找柴煮饭。不到大的集镇就吃不上蔬菜,主要吃自带的咸菜、辣酱,沿途可以买到平板肥咸肉吃。夜间歇宿问题也很苦难,一条数百里长的运输线上,每天来来往往各县的民工数千人,集镇稀少,路边农户不多,一支千人左右的队伍,拉成一线行军,前后相距四五十里,争住宿的事情时有发生,有的到夜晚也找不到宿营地点,就只好在山沟岩窝住宿。一件蓑衣或席子,一条棉被或棉衣就是卧具,所过乡村和群众都热情接待,让出房间、堂屋、过道、楼层,尽可能安排民工住宿。带队干部、医生也很辛苦,前后奔走,了解情况,安排住宿,检查纪律,特别关心民工的身体健康,在简陋的医疗条件下,及时尽力为伤病员医治,深夜还要打手电筒到各个住宿点查看民工伤病、归队情况。

绵竹县地处支前要地,西线指挥部和县政府在中城镇(今剑南镇)设有接待站,解决东线指挥部所辖的广汉、金堂等十个县支队的36个大队35412人路过绵竹的住宿等问题。广大支前干部、民工历尽艰辛,负重千里,光荣、圆满地完成支前任务,为支前剿匪做出很大贡献。支前结束后,县政府还抓紧做好善后工作,派出干部专程到支前沿线地方走访所过乡村和群众,感谢他们对绵竹支前任务的支持,了解民工纪律情况,对绵竹民工使用他们的柴草、水瓢、菜刀等物件,造成损失的,都一一折款赔偿,还指派回程干部、民工运回病故民工遗体回乡安葬,乡政府开追悼会,县政府民政科按国家《民兵、民工伤亡抚恤条例》慰问抚恤其家属。最后,县政府召开支前民工表彰大会,表彰了先进集体和个人。


分享到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海洋之神8590a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