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

欢迎光临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现在是:2021年12月07日 星期二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党建视点

思想教育
当前位置:党群工作 > 思想教育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党史学习】第二章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共绵竹组织的发展与革命斗争 第三节 中共绵竹中心县委的建立与活动

来源:中共绵竹市委党史办公室 著 编辑: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发布时间:2021/5/4 8:33:54 点击率:5607
分享到

一、县委领导调整及领导的活动

由于“七四”农民武装暴动失败,县委书记黎灌英,委员张民宽、李晏蟠牺牲,县委工作由张希鲁负责。1929年初,中共绵竹县委进行重大调整,仍隶属于四川省委领导。1929年6月,张治被选为省委候补委员。1929年10月9日,中共四川省委总结两个月来的工作情况,把成都列为川西第一中心区域,绵竹为其次即第二中心区域。


1930年6月,省委调张治去嘉定(今乐山)特支工作,省委另派朱非(原名张元昌, 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加南昌起义。1933年9月在广安牺牲)到绵竹工作。朱非接任县委书记,洪默斋(原名洪默深,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初经省委指派到中共绵竹县委任县委委员兼秘书。1933年11月在南溪被捕后牺牲)任秘书,阮自强(原名阮举刚,1929年10月参加中国共产党,1946年8月牺牲)任县委宣传委员,骆是愚任县团委书记,其他县委成员还有史伯康、刘致德、郑治、邓国安。此时,县委领导的基层组织为九个,其中:


南塔支部,支书谢梧风


织布业支部,支书钟声清,委员龚学五、邓国安


五福高庙子支部,支书先后为:袁官仁、张文静


富新马头寺支部,支书甯次忠


什地韩家桥支部,支书袁友华


新市镇支部,支书先后为:阮自强、廖琛


遵道饱水庵支部,支书俞载均


清道高观支部,支书郑治


东外支部,支书姜松五


全县有党员116人,其中工人18人,农民75人,知识分子20人,其他3人。


从明清开始,每年正月初七至正月初九,孝泉镇都会举行传统民俗文化和商品交易活动,俗称上九会。1929年农历正月初九孝泉上九会期间,县委派张治、骆是愚、郑治、廖琛等在孝德乡三支角(孝德、孝泉毗邻处),孝泉姜公庙、牟弥寺等地举行公开讲演活动,每处观众有五六十人,当讲到国民党军阀祸国殃民时,群众均表示痛恨。乡公所闻讯派队丁出来抓人,他们便迅速撤走。经此次公开宣传后,孝泉就在党组织领导下,成立了农民协会。


事后,廖琛按照党组织指示又在新市镇开展活动,组织青年劳动团,发展团员五十几人。并提出口号,要求实行“三八工作制”(即八小时工作制,工人实行三班倒),反对虐待劳工,男女同工同酬,要求增加待遇,反对地主加租加押,取消苛捐杂税等。每逢革命纪念日,廖琛便在街上张贴标语,向农民宣传革命知识,接收团内积极分子入党。


1929年6月,天旱,廖琛组织农民去县府请愿,请求救济及免除农民一切不合理派款。农民三四百人按照县委指示将县府办公桌推翻,参与请愿的农民感觉组织起来很有力量,参与农会的积极性高涨。廖琛又在县城参加公开讲演活动,事后驻军派人到中学校来点名,廖琛已赶回学校,令其未抓到把柄。因廖琛在绵竹初中读书时常常夜晚在街上张贴标语,参加农民请愿及公开讲演,驻军人员就把事情告知校长,校长带人在廖琛寝室内检查,并没有查出文件和进步书籍,校长拿他没法,只好不了了之。


1930年初,中共四川省委派朱非到绵竹县委工作。朱非来绵竹后,先在教会以教书为掩护,后在南华宫领导成立“反基督教大同盟”,其宗旨是反对帝国主义利用基督教对我国进行文化侵略。“大同盟”成员曾到仁泽医院斗争洋人,并拆下仁泽医院吊牌,扭送代理院长肖露嘉游街示众。


1930年3月,清道乡公所强迫农民种植罂粟,对不种者,勒令收缴烟苗税,激起农民愤概。县委派张治、刘致德,支书刘复高,党员黄天珍、江震、郑治发动农会组织农民百余人上街游行,大闹乡公所。农会当众宣布乡长张厚安的罪行,并张贴“打倒军阀,打到土豪劣绅,土地归农民”等标语,鼓励老百姓拒绝种罂粟,有力地打击了乡公所的劣行。


1930年5月末,绵竹县委委员骆是愚、阮自强去新市镇廖琛家参加研究配合“广汉起义”会议,被捕入狱,至1931年2月,经广汉驻军陶团长周旋保释。


1930年6月,为了纪念“七四”农民武装暴动两周年,县委在绵竹苏家街举行纪念会,会上发有标语口号及书籍杂志,散会后,江震因为泄露《红旗报》被捕入狱。


1930年10月,为了恢复党的组织,省委在成都举办党员训练班,培训各地党员骨干。绵竹张治参加了训练班。训练班历时半个月,主要内容是讲解当前形势、任务和安排今后工作。训练班结束后,张治回到绵竹一带清理党组织。当时的绵竹县委领导绵竹、什邡、广汉、彭县等地的党组织工作。为有效清理四地党组织,绵竹县委召集绵竹、什邡、广汉、彭县相关负责人在什邡隐峰乡天台寺举办党员训练班。天台寺内办有一所小学,党员廖琛在该校任教。参加训练班的有绵竹县委所辖四县的党员20余人。训练班的主要内容是讲解当前的形势、任务和清理党组织。其后,按照绵竹县委安排,中共什邡党员郑会昌、雷自知等人在绵竹县南门外一个农民家里,刻印省委发来的《中国共产党》《中国向何处去》等宣传资料。刻印好后,派人送往德阳、金堂等地,发给青年学生和进步人士,扩大了党的影响,宣传了党的知识和革命道理。

二、绵竹中心县委的建立


1931年春,省委派省执委委员曾海元(原名张守恒,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到绵竹组建绵竹中心县委任书记,组织发动“孝泉兵变”。1934年11月在邛崃被捕牺牲)到绵竹组建了中共绵竹中心县委,直属省委领导。中心县委机关设在绵竹,领导绵竹、安县、罗江、什邡、彭县、广汉等地方党的活动,同时领导国民革命军第29军第2混成旅26团中共军事支部。中心县委书记曾海元兼任组织委员、宣传委员,雷自知任秘书,委员有骆是愚、阮自强、陈长风、黄天保、叶青山。

1932年,绵竹中心县委设常委,由曾海元、骆是愚、雷自知、黄天保、马绍援、王敬德(阆中县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指挥孝泉兵变。后任中共绵竹中心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兼管军运、武装组训工作)、刘仲宽等组成。当年秋,为准备“孝泉兵变”,省委派刘逸仙来绵任中共绵竹中心县委军委书记。26团中共支部书记为王敬德,赵秉贤为委员。此时绵竹中心县委在绵竹的基层组织6个,党员30余人。其中有拱星支部,支书张木匠,委员唐锡藩;清道支部,支书赖。绷舞、郑百万;五福高庙子支部,支书袁官仁;五福史家庙支部,支书张绍武,委员张祖吉、张祖玉;五福普圣院支部,支书张守十。

1932年2月,中共绵竹中心县委根据省委发出的《致各级党部信》,要求“加紧领导各地的群众斗争,做到以白色区域的斗争援助苏区红军”的精神,将国民党29军26团的共产党员王敬德、张绍武调到安县开展地方工作,为开展武装斗争作准备。中共绵竹中心县委派刘致德(化名刘潜)到晓坝工作,建立了中共晓坝支部,刘致德任书记,肖前鹏任组织委员,张荩臣任宣传委员。同年夏,地下党员陈琢章在县城南塔农村组织了农协小组,组长谢荣棣。

1932年3月前,在省委派员和中共绵竹中心县委领导下,组建了安县境内各地党团组织。3月以后,中共绵竹中心县委决定恢复中共安县特支,领导整个安县的工作。恢复后的中共安县特支,由骆是愚任书记,阴自强、岳太华(安县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在陕北瓦窑堡学习期间,不幸去世)、刘致德、王敬德任委员。在中共安县特支的领导下,岳太华、王敬德在旱坝,骆是愚在晓坝等地发动群众开展农民运动,宣传二五减租;动员农民起来抗粮抗租,在旱坝,建立了农民减租互助会;晓坝建立了农民协会等群众组织。1933年,中共绵竹中心县委派陈燮和到安县高桥开展农民运动,趁当地农民生产困难之机,发动农民换工互助,克服生产上的困难,建立了十余个农协小组,发展农协会员50余人。同时,在乐兴、黄土也发展了一批农协会员,为筹建区农协作了组织上的准备。

三、孝泉兵变

党的八七会议和六大以后,中共四川省委把“解决土地问题,创造川东和川西北的苏区”“反对军阀内战,组织革命兵变,配合红军入川”作为全省的主要任务,工作中心放在发动兵变,开展农民运动,建立革命武装上,分别派地下党员到军阀部队中去工作,做好兵变的准备;到农村发动农民抗租、抗税斗争,为武装斗争与农民运动相结合提供条件。在田颂尧的29军,党组织曾派谢练百等去开展军运工作,发展党员,建立了川西北军支。

1929年以前,29军的军训教官中共地下党员王育德,介绍26团见习排长堂弟王敬德加入中国共产党。王敬德入党后在下级军官和士兵中开展工作。不久,发展思想进步的26团3营副营长赵炳贤入党。1931年3月,26团军支在绵阳建立,王敬德任军支书记。在赵炳贤的掩护下,王敬德在26团中广交朋友,建立感情,发展士兵组织,建立“士兵互助会”“苏红之友社”,宣传革命道理,反对军阀混战,为兵变作准备。在此基础上,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宣传红军,揭露国民党、军阀割据残害人民的罪恶事实,逐渐启发他们的政治觉悟,认识现实社会的黑暗。要想求得解放,只有推翻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把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把以蒋介石为首的军阀、地主和封建统治彻底推翻,建立苏维埃人民政权,建立社会主义制度。通过宣传教育,该团不少士兵和一些下级军官增强了对现实社会的认识,提高了政治觉悟,自觉投身于革命。26团随师部换防于绵竹后,四川省军委将26团军支关系转中共绵竹中心县委领导,并建立了国民革命军29军第2混成旅26团中共地下军事支部,军支由二营见习排长王敬德担任书记,三营副营长赵秉贤为政治宣传员。

1932年3月,中共四川省军委主办的秘密刊物《士兵指南》创刊后,军支将该刊物在士兵中秘密传阅,并结合士兵的切身利益,因势利导,向士兵宣传,暗中教唱“士兵饭,莫油又莫盐;军官饭,肥肉吃不完;唉哟哟,丘八(指当兵的人)真可怜”等歌谣。通过宣传教育,不少士兵和下级军官不满国民党的统治,倾向红军,想哗变到红军中去。在军阀部队中,等级森严,制度野蛮,当官的随意打骂士兵,欺压下属,克扣军饷,中饱私囊,官兵对立。26团军支抓住时机,发动士兵起来同军官斗争,要求废除军官任意体罚士兵的制度。3月,王敬德、张绍武在26团的活动有所暴露,敌人对他们已经进行监视,活动十分困难,中共绵竹中心县委把二人从26团调往安县开展地方工作,同时前往安县山区查看地形,为兵变转移做好准备。

1932年9月27日,中共四川省委发出《关于反对四川军阀备战增捐的决议》,号召“各地加紧组织军阀中心部队的兵变工作”。并派刘逸仙任中共绵竹县委军委书记兼26团军支书记,继续领导兵运工作,开展反军阀斗争。绵竹县委接到省委指示立即响应,准备组织孝泉兵变。

10月初,四川省军阀大混战重新爆发,邓锡侯、田颂尧联军与刘文辉的军队在成都展开了激烈的巷战。田颂尧派29军8个旅的兵力开往绵阳新店子集结,26团也奉令开往绵阳,作为后备队,准备随时开赴成都作战。军阀混战,向人民伸手弥补战争损失,抽丁、抽税、加租、加押,人民生活处在苦海之中。中共四川省委指示:“党在此时,特号召各地党组织及全体同志行动起来,积极领导群众斗争,组织反战罢工,组织失业工人和灾民斗争,反对苛捐杂税,反对拉夫抓。斓计睹衿撇址至,发动游击战争,组织革命兵变,以实际行动反对军阀混战,拥护红军入川。”强调:“尤其在梁山(今重庆梁平区)、达县、顺庆、潼川、绵竹、安县及成都、重庆、自流井(今自贡)等地……要有计划的打入川东、川西北进攻红军的军阀军队中去,组织革命兵变,到红军中去巩固红军。解决土地问题,创建川东北和川西北的苏区。”

这时,26团军支正在发展壮大,二营和三营中已有党员20多人,有反战同盟群众几十人,并在连队中建立了士兵支部(以下简称兵支),规定:连以上设党的营特派员,营以上设党的团特派员,加强对兵支的领导。赵炳贤担任了二十六团团特派员兼三营营特派员。

10月11日夜,刘文辉、田颂尧两军在成都开始巷战,26团党组织认为兵变机会已到,首先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共产党员和“苏红之友”“士兵互助会”等组织成员四处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公开提出:“反对军阀混战”“不为军阀战争卖命”“武装保卫苏维埃政权”“武装发展红军”“变反革命战争为革命战争”等口号。顿时,29军军心动。诵母《,士兵反战情绪日益高涨。田颂尧闻讯十分恐惧,下令将26团调往孝泉(德阳、绵竹两县共管)整肃待命,准备开往成都作战。情况十分紧急,中共绵竹中心县委得到情况后,派王敬德回部队去考查和帮助孝泉军支开展工作。

王敬德到达孝泉后,将绵竹中心县委的指示转达给孝泉军支负责人赵炳贤(代号必干):一是扩大反战宣传和组织反战大同盟;二是加紧兵变鼓动;三是健全党的组织,要求各连建立党支部,各排建立党小组;四是切实做好秘密工作;五是由王敬德(代号赤胆)任团特派员并代理兵委书记,赵炳贤专任军官工作的负责人。当日,秘密召开了党员会,讨论县委指示,并由赵炳贤报告了支部的工作近况。通过对中心县委指示的讨论,兵委在19日就今后的工作计划做出决定。此时,25团第二营的军官受26团斗争影响非常之大,发起了军官“不假私出”和“出入自由”的斗争。25团团长覃世科禁止25团官兵接近26团官兵,但是除了少数人整天去打牌外,多数人在茶社里寻找26团官兵谈天,很有诚意地接受政治宣传。25团有两位同志组织了军官合作社,26团的党员在25团组织了4个反战同盟,有下级军官和10个士兵。以“反战同盟”为基。诘敝刑粞∮赂医降奈盏胶献魃缂氨嶂,成立赤色组织或发展成为党员。同时,利用全国军阀开始混战,四川大战的爆发和革命形势的高涨,发动起义组织工农武装。兵委决定在没有连支部的各连,在两日内要建立连支部;赤色组织是新发展的,在兵变期间成立兵联会干事会以作预备队;有支部的连,要求在兵变期间排建立党小组。这次的决议是在白天利用个别讨论方法进行的,避免了走漏消息。兵委决定在20日午前交代兵变一切应发生的关系,各营军官工作也在当日交代给赵炳贤。

10月19日晚上,王敬德、赵炳贤分头参加各连党支部会议。赵炳贤召集第十连党支部党员在孝泉场外马路上开会,被敌人发现告密。王敬德、赵炳贤等决定布置兵变,约定在饭后由第三营放两枪作为暴动信号,即一齐暴动。于是,26团兵委决定布置兵变。王敬德、赵炳贤分头传达兵变命令。20日午后,起义爆发,共产党员行动组长任焯章在行动中牺牲。

起义部队最初决定的行军路线是:由孝泉经绵竹富新镇,安县旱坝、秀水、沸水到小坝。因为摆脱敌人的追袭,就得走曹家庵西边的小路绕道五福。ń袷舾恍抡颍,但士兵群众不知道这是战术,大多发出怨言。这时天还未黑,指挥部就找了一块开阔地恢复各连建制,宣布纪律和执行兵变的原因及路上宣传口号等,然后又继续出发。

队伍悄悄经过五道堰,趁着夜色跨过绵远河河坝,赶到距旱坝还有五里的地方休息了半点钟。借这一短暂的休息时间,起义领导组织大家选举军事负责长官,确定部队番号,宣布成立“川西北第一路红军”,由王敬德任总指辉,赵炳贤任政治宣传员。接着清点武器、整编队伍:把3个连改编为3个大队和1个特务大队,下编支队,分别由党员军官担任大队长;经清点,整个起义红军部队仅有326支枪。事毕,部队又继续向旱坝开进。

部队行至旱坝停了20分钟,起义军派人通知当地农民协会,又找了一个路径熟悉的同志和一个群众领路,告知各支队长将要执行的任务。若按原计划行事,将先解除八角庙、秀水河民团武装,再和旱坝当地群众配合执行杀土豪劣绅和破仓分粮等。可是在行动的时候,士兵群众不愿在平坝长时间停留,要立刻前进,甚至不听从命令。党内的同志也没有向士兵群众解释清楚,大家要走也就随着他们走,在八角庙处第一支队还在行进中掉了队,主力队伍走了三四里路后才停下来,命人去找第一支队。派去的兵士提了五支枪,在途中放出了被关押的一个农协会员。大部队等一支队赶来时,不等令下便自动向前行进起来。

10月20日拂晓,起义部队到达安县沸水,被26团反动军官汪团副率兵追上,总指挥部决定把队伍拖上西山,部队向大山区撤退,在撤退途中被追兵截去一个连,其余两连人撤到茂县境内大石坝时,前有地方恶霸邓显廷的反动武装堵截,后有桑枣袍哥舵把子易德斋的民团追赶。兵变队伍指挥部派人与易德斋和邓显廷交涉“借路过”,易德斋提出要给沸水团丁赔10支好枪,并且愈说愈多,而邓显廷则佯许维持,拖延时间,暗中与26团追兵勾结,企图共同消灭兵变队伍,在敌众我寡、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兵变队伍被迫于10月23日在大石坝解散,兵变遂告失败。

川西北第一路红军从成立之日起,仅存在3天时间。为全力支持孝泉兵变,中共四川省委还于1932年10月25日发出特别紧急通知,号召各地党组织行动起来拥护绵安红军游击队。《通知》高度赞扬称:“绵竹、安县等地工人、农民、士兵情绪异常高涨,绵竹工人的同盟罢工、农民的各种斗争、士兵一般的动摇和反对战争、酝酿兵变等正在开展,川西北群众拥护红军的热情壮烈激荡。”

1932年12月25日,中共四川省委发出《关于孝泉兵变与绵竹县委工作的决议》。1933年2月16日,省委军委书记程子健给中央报告。决议和报告对孝泉兵变作了总结,肯定了兵变发动的必要性,总结了经验教训。事后省委对造成这次兵变失败的有关人员进行了处理:一是绵竹中心县委对兵变准备不充分,领导不坚决,犯“左”、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给予全体县委委员严重警告一次,改中心县委为临时中心县委,撤换县委书记曾海云。二是王敬德和赵炳贤各给予严重警告一次,要求督促他们努力学习领导群众斗争艺术。省委在《决议》中同时号召:“全川的党组织立即行动起来,关注川西北苏区的创建工作。要认识到绵竹党组织在孝泉兵变中的错误,从各方面改进这一工作,那么川西北苏区的创建一定能够迅速实现。”



分享到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海洋之神8590a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