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

欢迎光临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现在是: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中医科

科室动态
当前位置:中医科 > 科室动态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说《伤寒论》序

来源:中医科 撰稿:胡轩 陈炯 审校:谭明剑      编辑: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发布时间:2021/1/7 8:21:06     点击率:3886
分享到

image.png 


 

现行版本《伤寒论》一般有两个序,一个是宋代官员林亿等人为校订刊行《伤寒论》而作的官方的序。另一个则是张仲景的自序,也就是《伤寒论》的原序。本文要说的就是这个原序。从序里看,其内容大略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哀叹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这一句可能很多人都耳熟能详,韩非子在《扁鹊见蔡桓公》中讲的这个故事,虽是寓言,但扁鹊望而知之的神技另人心驰神往,连仲景都叹其才秀。望而知之谓之神,说的就是扁鹊吧。

不过话锋一转“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但竞逐荣势……惟名利是务……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钦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赍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咄嗟呜呼……不惜其命,若是轻生,彼何荣势之云哉……哀乎!趋世之士,驰竞浮华,不固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这段读起来能明显感觉到仲景的痛心疾首,当时的读书人一味的追逐名利,没有人认真学医,到疾病来时,束手无策,只能钦望巫祝,委付凡医,听天由命,最后归天了,即使手握国家重器,又能如何呢?命都没了,名利又何从谈起……

那么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社会风气呢?仲景没有说,但可以猜猜看,东汉末年,群雄并起,战火连天,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为了专断杀了不少文人,比如孔融,欧阳修等,其他人只能惟命是从以求自保。连文化领域都被曹氏父子独霸,形成了所谓的“建安文学”,所以读书人很难沉下心来做学问,自然也少有人学医了,以致疾病来时无医可寻,无药可用。

著书

“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年,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論》、《胎臚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

这一段就说明了写《伤寒论》的缘由,建安纪年以来,十年间家里200多口人死了大半,多数是病死的,而多数又得的是伤寒。宰约呵谇蠊叛,博采众方,为的就是治疗这个伤寒,并著书《伤寒杂病论》。建安纪年以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死那么多人呢?建安,是东汉末年汉献帝的第三个称号,时间是公元196年至公元220年,这一时期东汉朝廷的政治大权主要由曹操掌控,我们熟知的“三国”最精彩的部分也都是在这一时期,当然这也是百姓最艰难的时期,著名的官渡之战,赤壁之战虽然听起来十分精彩,但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百姓的死伤怕是不计其数。《名医录》记载:“张仲景,南阳人,名机,仲景乃其字也。举孝廉,官至长沙太守。”长沙太守,官也不小了,其族人竟然死了大半,那普通百姓的生存状态就可想而知了。

教诲

“夫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藏,经络府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自非才高识妙,岂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农、黄帝、歧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文,中世有长桑、扁鹊,汉有公乘阳庆及仓公,下此以往,未之闻也。”

学医很难,一定要聪慧过人才能学得精通,虽然困难,曾经也出了很多名医,可现在却没再听说有谁是名医了。有人会问,华佗呢?华佗和张仲景确实是同一时期的,但仲景可能并不认可他,这个从宋代孙奇的《金匮方论》序里可以看出一点端倪“臣奇尝读《魏志·华佗传》云:出书一卷曰:此书可以活人。每观华佗凡所疗。嗌衅婀,不合圣人之经,臣奇谓活人者,必仲景之书也。”

“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终始顺旧,省疾问。裨诳诟。相对斯须,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阳,三部不参,动数发息,不满五十,短期未知决诊,九候曾无仿佛,明堂闕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夫欲视死别生,实为难矣。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学则亚之,多闻博识,知之次也。余宿尚方术,请事斯语。”

这一段算是仲景的谆谆教诲了,说现在的医生不知道勤求古训,只知道各承家技,因循守旧,不知变通,诊病不仔细,把脉不认真,查体不完善,须臾之间就把方子开出来了。看病那是关乎生死的,哪有那么容易。∪绻悴皇巧淳投,那就得勤学苦练,多闻博识,我张仲景就是这么学医的。各位从医者也请遵照孔子的话,像我一样学习。

从张仲景那个时代到今天已经1800年了,仲景所诟病的门户之见,查体不善依然如故。“相对斯须,便处汤药”尤其严重,看病时间太短,患者话还没说完药都开出来了,确实很难令人满意。要对得起仲景的教诲,在现今的环境下也确实不太容易,只能以此共勉了。

大灾必有大疫,大疫必有伤寒,这又是《伤寒论》影响千年的一面。

 

附:《伤寒杂病论》序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赍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咄嗟呜呼!厥身已毙,神明消灭,变为异物,幽潜重泉,徒为啼泣,痛夫!举世昏迷,莫能觉悟,不惜其命,若是轻生,彼何荣势之云哉!而进不能爱人知人,退不能爱身知己,遇灾值祸,身居厄地,蒙蒙昧昧,蠢若游魂。哀乎!趋世之士,驰竞浮华,不固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年,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論》、《胎臚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虽未能尽愈诸。梢约≈,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夫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藏,经络府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自非才高识妙,岂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农、黄帝、歧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文,中世有长桑、扁鹊,汉有公乘阳庆及仓公,下此以往,未之闻也。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终始顺旧,省疾问。裨诳诟。相对斯须,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阳,三部不参,动数发息,不满五十,短期未知决诊,九候曾无仿佛,明堂闕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夫欲视死别生,实为难矣。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学则亚之,多闻博识,知之次也。余宿尚方术,请事斯语。



分享到


海洋之神8590发现海洋-海洋之神8590am网址